歡迎訪問BINZZ勵志網,分享好故事、傳遞正能量!
                    您的位置:Binzz首頁 > 經典語錄 >

                    我牙齒的故事讀后感范文欣賞

                    我牙齒的故事讀后感范文欣賞

                    添加時間:2018-10-11 14:49:44 來源:Binzz網[整理] 編輯:cyy

                    你的牙齒有怎樣的故事呢?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由瓦萊里婭•路易塞利著作的《我牙齒的故事》這本小說呢?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了一些網友對這本書的讀后感,一起欣賞吧!

                    我牙齒的故事讀后感范文欣賞

                    01

                    閱讀墨西哥80后女作家瓦萊里婭·路易塞利的實驗小說《我牙齒的故事》時,讀者會真切感到自己是一個“聽故事的人”。敘述者“我”--“世界上最好的拍賣師”、人稱“高速路”的古斯塔沃·桑切斯--講述自己與牙齒分不開關系的怪誕生平時,絮絮叨叨,東拉西扯,常常“關于某事,先說到這兒”,頗有“此處按下不表”、“話分兩頭”般的說書架勢。而作為一個拍賣師,為了把物品拍出高價,編故事更是必備技巧,巧舌如簧如他,甚至能將自己換下來的十顆糟牙編造成柏拉圖、蒙田、盧梭、伍爾夫、博爾赫斯、比拉-馬塔斯等大文豪的遺物賣出去。他熟練掌握了環形迂回式、橢圓形省略式、拋物線比喻式、雙曲線夸張式和正無窮寓言式拍賣法(看到這些命名時,文科生也會因想起高中課堂上的圓錐曲線而莞爾),拈出一個個荒誕不經、腦洞大開的故事來賦予拍賣品以新的價值和意義,而這些故事以某種內在的修辭格(夸張、比喻、寓言、迂回、省略)及修辭意義整齊排列,其內容和形式本身也作為小說文本的一部分,構建了路易塞利這座繼承了她那些拉美文學前輩之奇特詭譎遺產的文體實驗大廈。

                    “聽故事”的感受并非錯覺,而是作者真實的創作實驗。在書的扉頁上,作者滿懷熱情地寫道:“獻給胡麥克斯工廠的工人們!”胡麥克斯是位于墨西哥埃卡特佩克的一家果汁廠,贊助了世界著名的胡麥克斯藝術收藏館,藝術家和工人、藝術品和果汁之間有著真實的物質聯系,卻在世俗觀念上存在巨大的溝壑。路易塞利本人出生在墨西哥一個外交官家庭,后赴紐約學習、工作,對知識精英與平民大眾的關系有自覺體認,她在后記中申明,希望能用文學來為二者搭建一座橋梁。于是我們看到,果汁廠和藝術館的元素出現在小說中,成為高速路及其子“悉達多”的職業,不過更重要的是,這部小說的寫作形式本身昭示出“為他們”的旨歸:路易塞利仿照19世紀拉美雪茄廠中的朗讀者,每周在小冊子上連載故事,在工廠中分發,供工人們高聲朗讀和討論,再反饋給她。她因此戲稱,這是一部“狄更斯+MP3+巴爾扎克+JPG”的作品。工人們不僅是小說的讀者,更身體力行地介入到文學生產過程中去,這一方面為文本中留存的諸種“講故事”、“扯閑篇”之形式要素提供了合理性,另一方面,也構建了整部小說以解構、反諷和戲仿為導路的敘述方式與風格特色。

                    我牙齒的故事讀后感范文欣賞

                    初讀小說,難免覺得沒頭沒尾、摸不到頭腦,有“一本正經胡說八道”之嫌疑。事實上這部小說在作者老家墨西哥的確遭到了“爛笑話”和“純閑扯”的批評,但有趣的是,在歐美文學圈里卻贏得一片喝彩,其中最引人注目點之一便是“去經典化”。我們會讀到,科塔薩爾、拿破侖、烏納穆諾、塔西佗等一系列偉人名家的名字被安到高速路身邊的普通人身上,成了他死于破傷風的鄰居、唱雞湯歌曲的歌手導師、下流的偷情老色鬼、滿嘴拉丁語的果汁廠同事;普里奧·萊維、普希金、卡夫卡們,成了他所講故事中癡癡呆呆的主人公(愛開玩笑的路易塞利甚至把她自己的名字也塞了進去);而福柯、普魯斯特、喬伊斯、薩特、陀思妥耶夫斯基們,更是加了“桑切斯”的姓氏,成了他奇奇怪怪的親戚……看到這些熟悉的名字時,我們半心有靈犀半忍俊不禁,仿佛偷窺到了游戲的秘密,并成為游戲的模范參與者。

                    這樣一種名字與環境的“倒置”,按作者的自我闡釋,乃是她的一種實驗策略:現代藝術家杜尚將小便池送進藝術展覽以賦予其意義,而她顛倒這一模式,將物品從賦予其價值和權威的背景故事中摘出,觀察其意義是否受到影響。有意思的是,這正巧和主人公將物品放置到故事中來獲得意義構成了一場環繞文本內外的總體映射。或正因此,作者會在每章引言中反復討論符號學的命題,“名稱”及其“所指”在小說文本中處于不斷置換的動態過程:科塔薩爾可以是拉美文學爆炸主將,也可以是瀕死的鄰居;高速路本人可以是喋喋不休的拍賣師,也可以在相似的絕境中被“錯認”成古希臘丑角人物方希烏爾(這個名字的來源,在文末小丑照片所引波德萊爾的話中印證,引文自《巴黎的憂郁》。方希烏爾或譯方西烏勒,死在戲劇舞臺上的天才表演者);“古斯塔沃”這個名字可以是法國作家古斯塔沃·福樓拜,可以是奧地利畫家古斯塔沃·克林姆特,還可以是古斯塔沃·桑切斯--也就是高速路本人大名。從這個維度,說整部小說是一部符號學教程也不為過。

                    我牙齒的故事讀后感范文欣賞

                    大師們從20世紀的法國、從19世紀的俄國、從聚光燈和萬神殿中走出,齊齊相聚在21世紀墨西哥的小城街道,面容不整,衣著邋遢,這樣的解構固然令人著迷,但也密布未知危險,若操作不當,極易陷入為形式而形式的文字游戲。“去經典化”的嘗試若只停留在名字的抽離、借用和拼貼,無法推進實驗的意義,只能給知識分子尤其是文學從業者帶來一些看似會心實則空洞的愉悅。然而恰恰妙就妙在,這部小說雖然充滿了文學王國的機趣,但其“自帶”的理想讀者并不是自以為是的知識分子(這一點和大衛·洛奇那種典型的學院諷喻小說區別開來),而是實實在在的果汁廠工人,他們不一定具備專業閱讀造詣,卻能給予作者一種異常真實充裕的工廠現實語境(現實到可以付諸拍攝的照片,而非虛構)。這讓我們不得不重新正視作者所欲“架橋”之兩端對象的關系:事實上,不是施予對方名字,而是從對方那里受予語境;不是將大師“嵌入”日常和語詞,而是開啟日常和語詞的閘門去“漫灌”大師。在某種意義上,比起普通讀者略顯抽象單薄的、源自“識別”的閱讀快感,工人因掌握了至關重要的語境而擁有遙遙領先的獲得感--當前者不得不通過奮力克服“他們是誰”的經驗來試圖理解故事時,后者已經消泯經驗的距離,身處故事當中;那些之于前者來說是“解構”的,之于后者來說,卻是以存在來進行新故事新意義的建構。所以,在討論作者文體實驗成功與否時,絕不可脫離開這一背景。

                    作者在一次講座中提到,20世紀初一群藝術家和知識分子爬上低收入人群住的樓頂房,以行為藝術改變了樓頂房的意義。對形式分析愛好者而言,文本中處處散發著迷人的誘引,這是文學的勝利。然而在此之外,作者或許還想呈現給我們的,是一種現實的勝利。

                    ps:要是書中有一些恰當的注釋就更好了,許多陌生的名字和典故需要讀者去查,一不小心就會錯過讀解的謎面、謎底和樂趣。作為一個小建議。

                    我牙齒的故事讀后感范文欣賞

                    02

                    “椅子是鄰居胡里奧·科塔薩爾留給我們的。他生前住在4A,死于破傷風。”讀到這里,這個如雷貫耳的名字一下子驚醒了我,然而相應的,這個毫不起眼的鄰居身份和悲慘的死法卻也讓我無所適從。當然,在《我牙齒的故事》里,這樣的事情又發生了許多次,神壇人物或許還是神壇人物,但主人公--“世界上最好的拍賣師”古斯塔沃·桑切斯·桑切斯用自己丑陋的牙齒冒充了他們的所有物,這也證明神圣人物的和我們并沒有什么本質上的不同。當他們的“牙齒”被展示在拍賣會現場,被桑切斯的夸張故事的精彩程度而影響賣價的時候,價值的本質似乎發生了變化:有價值的不再是物品的所有者本身,而是桑切斯創作的所有者背后的故事。

                    這是作者創作意圖的直接表達,路易塞利思考的是,“一旦這些文學人物走出他們所屬的那片圣地,和小說的敘事交織在一起后,又會產生何種新奇的效果?”藝術的墻內和墻外發生了倒置,文壇赫赫有名的人物有著平凡的身體(甚至瑪麗蓮·夢露的牙齒都又黃又舊)、平凡的習慣,而桑切斯這個淹沒在時代中的平凡人卻在拍賣會的舞臺上創造了故事,創造了屬于他的藝術價值。

                    我牙齒的故事讀后感范文欣賞

                    這可以視作是對文壇人物賦予平凡物件意義的反向實驗,其目的是將藝術“去博物館化”,打破藝術與生活之間的墻。作為一部充滿游戲意味的后現代實驗小說,主人公桑切斯的存在是最完美的表達物。他的一生可謂坎坷不斷,妻離子散,行業沒落,他甚至成為兒子悉達多的所有物,連口中珍貴的瑪麗蓮·夢露的牙齒都被悉數敲下。他用拍賣師的口講述著充滿夸張、比喻、迂回、寓言的故事,這個敘述者的聲音使得故事變得過于跳脫,像是一場幻境,又像是某位文學家腦中沉潛的故事,而另一位旁觀敘述者佛拉金則以省略故事給平凡的老頭桑切斯的一生畫上了句號。我們看到,在桑切斯的敘述中這個世界增色不少,他既是那個平凡的被稱作高速路的男人,也是能以線條感十足的環形迂回法、橢圓形省略法、拋物線比喻法、雙曲線夸張法,以及自己自創的寓言法在拍賣的創作中游刃有余的拍賣師;他是古斯塔沃所代表的一切藝術家,他也是會被錯認為波德萊爾筆下的天才表演者方希烏爾,“天才站在墳墓旁表演喜劇,但喜劇的快樂令他對身邊的墳墓視而不見,迷失在這片將死亡與毀滅的念頭扼殺的天堂”。路易塞利為了將藝術與果汁廠工人之間的墻推倒,而由此誕生的桑切斯擁有一切雜糅的特質,應該這樣問一句,杜尚簽名的小便池作品《泉》的價值,和桑切斯滿是蟲眼的牙齒相比,哪個更珍貴一些?

                    或許應該看這樣一段話,取自桑切斯拍賣時的一則夸張故事:“柏拉圖先生曾將牙齒生長和陷入愛情相比。他說:‘在陷入愛情的過程中,靈魂變得歡愉而易怒。靈魂逐漸羽翼豐滿,像個孩子:孩子的牙齦因生出乳牙而變得敏感脆弱。’這比喻很美,不是嗎?”這故事使得桑切斯最破的這顆牙齒也煥發了光彩,不是嗎?

                      熱門文章

                      Binzz:讓學習、工作和生活充滿正能量 | 蘇ICP備18031946號-1

                      幸运飞艇是不是坑人的